_____

惊闻噩耗。前新加坡国大管理学院院长陈水华教授(1985至1990年)于2011年11月29日逝世,享年70岁。现任院长杨贤教授电邮通知全体校友向已故陈教授表示深切哀悼及崇高之敬意,陈教授为国大服务和奉献35年,是管理学院公认之核心人物。

陈教授之临别遗言是:“我的最后日子将来临了,请接受我的歉意,因为我无法向您们个个说声再见,谢谢您们的关心和支持,让我渡过这些年。”简单而有礼的告别辞,令我重忆,陈教授之君子风。初见陈教授时,给我的影像是个典型的Babah学者,华语马来腔,英文说的棒,马来语很流利。接触之后,料想不到,其思想很中国化,待人接物,彬彬有礼,谦虚诚恳,谆谆善诱,这可从第七届校友于1987年11月6日结业典礼上,陈教授之演讲窥见一斑。到如今陈教授之演讲仍对我们有益,尤其是印尼正处于宗乡会馆,如雨后春笋,四处开花,很多校友当上社团领导,陈教授之话仍有启迪开示之用。

正如陈教授在演讲中所言

1. 宗乡会馆的作用除了要让年轻人了解礼俗的意义,也要在商业上发挥为同乡互助解难的作用。

2. 希望华社企业家的领导把丰富的人生和管理经验写下来,让继承人有资料参考。

3. 企业家在培养理想接班人方面,应该综合西方和东方之管理优点,取长补短,创造一套适合企业的管理方式。

1987年在结业晚宴,第七届校友宣布在印尼成立校友会,陈院长当场勉励大家:“希望同学们会把国大当作你们的母校,业余的时间常常来和我们欢聚。”25年了,这勉励话,时时鼓励我们,要搞好印尼国大管理学院中文校友会的会务。 谨此,将陈水华院长之致词转载如下,以志悼念院长爱护校友会之情谊。

陈水华院长致词
1987年结业晚宴

今晚是国立大学第七届现代管理研讨课程的毕业典礼,我有这个机会和大家讲几句话,心里觉得非常荣幸。

首先,让我恭贺各位同学们成功的完成这项课程。在这两个星期里,同学们非常有耐心的听课,并且还利用课余的时间互相研究及交换经验,这种苦学的精神是非常令人钦佩的。

两个星期的时间,说长不算长,说短也不算短。以我们举办研讨课程的经验看来,两个星期是最理想的一段期间。如果时间太短的话就不能培养学习的气氛,师生之间以及同学之间还有一种陌生的感觉。没有了这种隔膜,就能鼓起同学之间坦白直爽的互相交换意见。如果日期太长的话,学习的集中力就会逐渐消失。外地来的同学也会开始有思乡的感觉。其他的同学也会开始担心自己的企业是否有受到最近美元下跌的影响,世界各股票市场的猛跌等等问题,这些都会影响学习的心情。

今晚,我也想藉这个机会和大家谈谈我们举办这个管理课程的看法,以及我在过去一两个星期在报章上看到以及和同学们交谈时听到的一些感想。 上个星期,新加坡历史悠久的福建永春会馆庆祝120周年纪念,第一副总理吴作栋先生在庆祝会致词时提到宗乡会馆对新加坡的贡献。他也提到传统礼俗这个问题,他提议当今宗乡会馆一项重要任务是有系统的规划一般华人的风俗习惯和礼仪,让年青的一代能了解这些礼俗的意义,才能有效的加以实践及播扬。

吴副总理的演讲使我连想到宗乡会馆在华人商业史上也曾经扮演过重要的角色。初到新加坡时,许多华人都通过宗乡关系找到工作。没地方住宿的时候,宗乡会馆也成了他们临时的宿舍。有困难的时候,同宗同乡都会伸手扶助以渡过难关。

华人在新加坡经商也有一百多年的历史,多数的华人都是经过多年的刻苦耐劳而白手成家的。可惜的是,当创业者想退休时,往往找不到理想的继承人,其中的原因非常复杂。前天晚上,我们都听到中华总商会林荫华会长对企业和继业这个重要课题作了专题演讲,我不再重复了。今晚我只想提到一个和我们举办管理课程有关的原因,这就是:创业者往往忽略了企业内的教育和培训。

事业成功的时候,创业人虽然自己没有机会受高深的教育,但也没有忘记教育的重要性。在家庭经济允许的条件下,都让儿女有机会受教育,甚至到国外深造。年青的一辈在这种优良的环境中,都有卓越的成就。儿女成了医生、工程师、会计师、等专业人才,为父母的都非常的欣慰高兴,这是可喜可贺的事。可惜的是,事业上的继承人这个问题往往无法找到理想的解决。

同学们在国立大学上了两个星期的研讨课程后,我相信都已经体会到企业管理也是一门专业。经营各行各业的经理层都应该对行销、财务、人才、策划等等技能要有一些认识。一个企业里的接班候选人如果有机会上这一类的课程,我相信他们对未来的挑战会有更大的信心。

在这种为期两个星期的课程中,我们只能纸上谈兵式的和同学们介绍一般的管理知识和技能。希望同学们回到自己的企业中能加以活学活用。一个企业的成功,最终还是要靠经验。在过去的几年来,东亚国家的一些成功企业家,例如日本的丰田、松下幸之助、台湾的王永庆等人都开始著书把他们的创业经验写下来,让企业世界的后起之秀当参考,这是国际企业界的一件喜事。我希望同学们在业余的时间也能够把自己的经验写下来,让继承人有资料参考,也可以加强他们的信心。

管理学是一门新的科学,是五六十年前,由美国一些有经验的经理人员把他们的经验写下来,慢慢的累积而成的一门有系统的科学。这是美国对全世界企业界的一项大贡献。他们的经验是西方国家的经验,东方国家的经理们往往忽略了这一点。西方人营业的方法有他们可取的优点,东方人做事也有自己的特点。同学们在实践的过程中,应该综合两方面的优点,取长补短,创造出一套适合自己的企业的管理方式。

今晚的晚宴虽然是结业典礼,我希望大家在此告别后,还能继续增进两星期来培养的友情,以后在事业上互相联络、互相指导。我也希望同学们会把国大当着你们的母校,业余的时间常常来和我们欢聚。

最后,祝大家的事业蒸蒸日上、万事如意、身体健康!也祝海外来的同学顺风,旅程愉快!。

马咏南
第10届中文校友会理事会理事
第7届一般管理课程
金马商行执行经理



第四十二期一二年四月份 WTM No.42 April 2012